偷偷摸摸发文用的小号

【鹤审】睡前小片段

女审神者有名字!!!!介意的朋友们注意一下!

又写的是一个小片段

前提是两人已经交往同居

上次是表白的片段

直通车

http://toutoumomofawenyongdexiaohao.lofter.com/post/1ec31576_eb396c2


以下正文





夜深了。墙上的挂钟发出了咔嗒一声,表明刚过了十二点整。葵抬起自己埋在文件里的头,大大地向上伸了个懒腰,便把书桌上的烛灯灭了。眼前的景物一下子变的昏暗起来,但所幸床边的灯还点着,发出微弱的光。葵小心翼翼地站起来,尽可能不碰到四处堆放的文件和参考,蹑手蹑脚地走到床边。



鹤丸已经睡着了。她轻轻拉开被角,先是缓缓地坐下去,又把自己的两条冰冰凉的腿挪进被窝,最后再悄然合住被子。初春的夜晚尚且寒冷。一进到被窝里,葵就打了个颤,感觉自己温暖得要融化了。


她还不想熄灯。这灯是鹤丸留给她的,怕她晚上看不见从书桌走到床的路,该别是磕碰到了哪里。其实也就三五步的距离,他也要这般担心。葵心里感到甜蜜蜜的。


她翻过身来,看着鹤丸。鹤丸每天晚上睡觉,都会侧向她的那一边,从来不落空。于是葵只要翻到鹤丸那侧,就能看见他的脸。他发出均匀的鼻息,整张面都舒展得很,安静得很。



他本来就长着着一张安静的皮相,皮肤白皙,五官寡淡。但他平日里总是安静不下来,这里那里地四处闹人,便叫人注意不到这张清秀的好皮囊。他的头发也稀疏,几丝顺着垂到枕头上。该不是以后要秃头的吧!葵不由得想象起秃头的鹤丸,忍不住吱吱地笑起来。


一阵凉风吹进来,于是烛光也摇晃起来。葵打了个寒颤,心想明天该加被子了,倒春寒可是马虎不得,一不小心就要着凉的。她感觉是时候睡觉了,她拿嘴唇轻轻地啄了一下鹤丸的额头。这对她好像一个仪式一样,做完了便可以安心睡觉了。



熄了灯,她往鹤丸那里凑过去取暖,把自己的手搭在他的手上,进入了梦乡。







【鹤审】关于捅破纸这件事儿

女审神者有名字,不能接受的朋友们注意一下!

前提是两个人大概都对彼此有点感觉

主要是以审神者的角度写的

第一次写文章

希望各位亲朋好友多多包涵



以下正文








葵大大咧咧地向后退去,正打算离开。一颗心上蹿下跳,以致她根本没注意到脚后跟后边儿的门槛。哐叽一声,就觉着眼前的风景立马上下翻篇儿,软软地就向后摔过去。


葵一下子仰面倒在地上,感觉屁股摔得生疼,龇牙咧嘴。她睁开眼睛,一下子血冲到脑门儿上:他就在眼前,离自己的脸就差几厘米!一双澄亮的黄眼睛就那么盯着她,几乎要把她吸进去。


她没办法思考了,也就那么直直地盯着鹤丸的眼睛。


他的眼睛就像一个漩涡,一个黑洞,让葵根本没办法挪开自己的视线。全身的血液都在狂奔,耳朵里只能听到扑通扑通的打鼓声。突然,眼前一黑。


嘴唇上传来柔软的触感。他的鼻尖刚好触到她的脸颊,于是她的脸颊像是要燃烧起来一样;他的鼻息轻轻地呼到她的嘴唇,于是嘴唇也像是要燃烧起来一样。两个人湿热的气息,化在了一起;两个人的皮肤,也好像是融在了一起。分不清是谁的呼吸声,也分不清是谁的心跳声。时间好像凝滞了,意识好像飞到了别的时空。葵听到,他的刘海在自己的脸上轻轻摩擦,发出嘶嘶的声音;还有他垂下的发丝,粘在她微微出汗的脖子上,感觉痒痒的。脑子里的血管仿佛要炸开,葵感觉自己快要窒息了。她正打算推推他。轻轻地,他离开了她的嘴唇。


葵坐起身来,缓缓地睁开眼,阳光刺得她眼睛有点疼。她眯着眼,看着鹤丸向长廊的方向走去,一个人坐在了庭前。


葵于是就跟着他。本想一起坐下来,但刚摔的屁股还疼着,她便靠着一根几米外的木柱站着。


葵的耳朵还在烧。她感觉头还是晕晕的,看眼前景也都模模糊糊,看不明白。远处生长的几棵樱花树,似乎开出了几瓣粉红色的小片片,在枝丫上摇摇晃晃。庭里的小池塘漾起波纹,还漾着初春的阳光,有点闪眼。凉风又吹过她的脸,给她消了消火。


葵稍微冷静一点了,她开始回想刚刚发生了什么。她努力地想:刚刚自己先是摔跤了,然后......她好不容易从自己混乱的记忆里,整理出个头绪来。


恐怕是鹤丸想抓住要摔倒的自己,结果没稳住,也一同摔了下来。


她还想起了鹤丸刚刚垫在她脑壳子底下的手,怕是他不让自己磕着头,用手扶着自己的脑袋。她一下子又感到害羞,又感到心疼,不由得往鹤丸的方向看去。


他静静地向前看着,大约是看着庭子,好像也没打算和自己说话。葵现在有点尴尬了,感觉自己终归是要上去道谢的。但是刚刚那个吻,又让她不太好踏出第一步。


说什么好呢,是老老实实地道谢?还是上去拍拍他的肩:哎呀,没想到你也喜欢我呀。但没犹豫太久,她终归是顺了自己的性子。总是先得过去,想这些七七八八,恐怕想到日落都想不出个结果。


猛地拉开步子,猛地走向鹤丸。她也不管自己的屁股了,猛地就坐到了他的旁边。


她顺着冲劲,便一张嘴:我们交往吗?


她感到自己开始颤抖,脑子又开始晕乎。她开始怀疑自己的脑子果然是摔到了,怎么话没过脑子就蹦出来了。她感到眼泪要涌上来了,她......


接着,她便感到自己又是一个天旋地转。这次,她回过神来,发现自己不是摔了。她现在呆在鹤丸的怀里,头顶上的落下来了一声笑语:


嗬,你真是吓着我了!